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BEIJING HAOWEI LAW FIRM
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法律顾问 > 公司企业法律常识 > 全文
企业法律顾问
企业刑事法律风险防范
公司企业劳动争议律师
公司企业合同纠纷律师
公司企业法律常识
公司企业风险控制律师
公司企业知识产权律师
北京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关于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北京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发表日期:2018-1-11
关于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北京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对于章程能否对股权转让设限的问题,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至第三款规定了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的规范,第四款规定,有限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规范属于典型的补充性规范,允许当事人排除适用法律的规定
关于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北京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公司章程能否对股权转让设限?违反公司章程限制股权转让约定的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如何?   
案例一:   
某甲系A公司股东,对公司的出资额为45万元,股权比例为2.25%。2003年6月1日,A公司股东会议通过A公司章程修正案,某甲在同意股东一栏中签字确认。该章程后经工商备案。修改后的章程第16条约定:“职工股东调离本公司,必须按原出资额转让其在公司的股份;对于职工调离时转让的股份,先由最大股东暂时受让,后经股东大会讨论后以奖励的形式转让给对公司有重大贡献的职工或经营管理员。"2004年5月,某甲离开A公司并将股权按股权原价的五倍转让给了公司股东以外的第三人李某。作为公司最大股东的俞某知悉后遂要求确认某甲与李某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案例二:   
某百货公司在国营性质的基础上改制成立于1993年4月27日,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股权结构为:国家股2000万元,占股本总额的40%;法人股2300万元,占股本总额的46%;职工个人股700万元,占股本总额的14%。公司章程第17条载明:“一个法人股股东持有本公司的股份,原则上不得超过本公司股份总额的5%,对于突破本条界限的法人股东,在获得公司股份总额5%以上时,必须经本公司同意。”2003年7月起,信和公司等4家单位分别与百货公司股东大诚公司等18家单位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共22份,合计受让百货公司法人股4464222股,占百货公司总股本的7.292%。百货公司以信和公司等4家单位系关联企业,其为规避百货公司章程关于股份转让所作的限制,采取一致收购行动,未经百货公司同意收购百货公司法人股超过股份总额5%的行为违反了百货公司章程,系无效民事行为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信和公司等4家单位交还新的股权证并恢复百货公司原股东身份和股权证书原状。   
上述两则股权转让纠纷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章程自身所作的限制性规定。由此引发的法律问题是:章程能否超越公司法的规定对股权转让作出限制性规定?这种限制性规定是否因不同的公司形态—有限公司与股份有限公司而存在本质的区别?这种限制性规定有无一定的边界,在章程的限制规定与股权自由转让原则发生冲突时如何处理?违反公司章程限制的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应当如何认定等等。   
对于章程能否对股权转让设限的问题,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至第三款规定了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的规范,第四款规定,有限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规范属于典型的补充性规范,允许当事人排除适用法律的规定,如当事人之间没有自治性的安排,则适用法律规范作出的安排,目的在于弥补章程未作规定时的疏漏。股权转让事项本质上属于公司自治权的范畴,公司章程完全可以另立标准和限制转让条件。有限公司具有较强的人合性特征,这就使得股东间的相互信任和股东的稳定性对公司至关重要。因此在多数情况下,公司章程会对股份转让施加限制,甚至作出的限制比公司法更严格,以防止降低公司内部的信任。而且公司章程对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的限制亦为大多国家的立法所允许。虽然有限公司章程可以自由约定对股份转让的限制,但公司法未在股份有限公司立法中作出类似的原则性规定,其区别对待两类公司的立法意图非常明显。公司法第一百三十八条确立了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持有的股份可以依法转让的原则,系因股份公司中大多数股东无力与公司管理层进行协商并对其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制约,中小股东容易被边缘化和外部化,利益易遭受侵害;且股份有限公司属于资合公司,股份的高度流通性是其根本属性之一,股份转让的自由度不仅直接影响公司自身利益和公司内部中小股东的利益,更关乎公司外部第三人的利益。因此,有关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转让,公司法已作出规定,而且这种规定属于强制性规范,其适用不以当事人的意志为转移,具有不可以通过约定予以排除或变更的特征,因此除非法律另有规定外,任何人不能限制股东权利的自由转让。   
在案例一中,A公司作为有限公司,在章程中作出了有别于公司法关于限制股权转让的规定,系A公司自治权的体现。案例四中的百货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做了限制,且无正当理由,更无相应的救济措施,这使得百货公司可以不需任何理由地拒绝股东的股权转让请求,构成对股份转让的变相禁止,不符合股份有限公司的资合性特征及相关立法精神,故百货公司章程就股份转让所作的限制性规定是无效。  
股权转让导致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超过50人时,是否影响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   
案例三:   
某甲与某乙是夫妻。陈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设立了某科技公司,某甲是大股东,占出资的80%。某科技公司的49名工作人员是小股东,总共占出资的20%。某甲与某乙生有一子一女。某乙及其子女均不是该科技公司的股东。2006年某甲与某乙协议离婚,双方对某科技公司的股权未作分割。2007年某甲将其拥有的某科技公司的股权分别转让给其子女,其中陈子占50%,陈女占30%。某乙以某甲恶意逃债及股权转让导致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超过50人等为由,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无效。本案除某甲存在是否逃债的问题外,还涉及以下法律问题:公司法第二十四条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由50个以下股东出资设立”的规定是强制性法律规范还是指导性法律规范,股权转让导致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超过50人的,股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   
公司法作为重要的民商事基本法律之一,指导性一般大于强制性。公司法第二十四条之所以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人数在50人以下,是考虑到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和封闭性,股东人数不宜太多。但是公司自治是公司法的主要精神,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应当由公司和股东自己决定。而且,公司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在第二章“有限责任公司的设立和组织机构”第一节“公司设立”部分,严格说来,该条款并不适用于公司设立之后的存续活动包括股东的股权转让行为。鉴于公司股份转归50人以上的股东时公司的人合性未必受损,公司的资合性也不会因之而受影响,因此可以推知,公司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应当是一种指导性规范,而非强制性规范,且仅仅是指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的股东人数。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后的股东人数应当由股东自治决定。因此,股权转让导致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超过50人的,不能以违反公司法第二十四条为由主张股权转让合同无效。即使担心股权转让导致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超过50人后,股东之间的人合性受损而危及公司运营,也不能因此而认定股权转让合同无效,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该问题,如根据股权转让后的新情况和公司的资本实力将有限责任公司变更登记为股份公司。倘若公司不具备股份公司的最低注册资本,或者公司虽具备股份公司的最低注册资本,但股东仍愿意维持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和闭锁性特点,应当允许股东们借助信托制度或者代理制度将公司的名义股东控制在50人以内。在本案中,如果不考虑某甲恶意逃债的因素,仅仅因为股权转让导致股东人数超过50人的,不能以此为由认定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相关链接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要以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律师,企业法律顾问为主要服务领域的北京律师团队,旨在努力打造专业化,品牌化北京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30-9918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