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BEIJING HAOWEI LAW FIRM
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常识 > 知识产权 > 全文
法律常识
诉讼指南
治安处罚
网络侵权
公司企业
建筑工程
合同担保
房屋地产
影视传媒
婚姻家庭
知识产权
民商法律
刑事法律

北京知识产权发顾问律师咨询-录音制作者权研究

发表日期:2012-3-15
北京知识产权发顾问律师咨询-录音制作者权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旧)》第六条规定:“著作权法和本实施条例中下列用语的含义是:(二)录音制品,指任何声音的原始录制品;(五)录音制作者,指制作录音制品的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
北京知识产权发顾问律师咨询-录音制作者权研究

一、录音制品(录音制作者权的客体)和录音制作者(录音制作者权的主体)
  
1、国际条约的规定
《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的国际公约》第三条规定:“(乙)“录音制品”是指任何对表演的声音和其他声音的专门录音;(丙)“录音制品制作者”是指首次将表演的声音或其他声音录制下来的自然人或法人。”
《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第一条规定:“(甲)“录音制品”指任何仅听觉可感知的对表演的声音或其他声音的固定;(乙)“录音制品制作者”指首次将表演的声音或其他声音固定下来的自然人或法人。”
  
2、世界各国著作权法的规定
英美等英美法系国家著作权法的规定:
《英国著作权法》第5条规定:“(1)在本编中——“录音”系指——(a)可从中再现出声音的声音录制品,或者(b)文学、戏剧或音乐作品之全部或部分的录制品,对其中声音的复制可以再现出该作品或其一部分,而不论采用何种录制介质以及用何种方式复制或再现其中的声音;(2)如果录音或影片是、或在一定程度上是已有录音或影片的复制件,则不享有版权。”第9条规定:“(1)与作品相联系,本编中的“作者”系指创作人。(2)该人应当是——(a)在录音或影片的情况下,对录音或影片制作之必要安排承担责任的人。”
《美国版权法》第101条规定:“本版权法专用名词及其各种不同形式的意义如下:“录音制品”是除伴随电影或其他音像作品的各种声音以外的声音由现在已知的或以后发展的任何方法加以固定的物体。通过这类物体,声音可以被听到、复制或用其他方式传播,无论是直接地或借助于机器或装置。“录音制品”一词包括初次录制声音的物体。“录音作品”是经录制一系列音乐的、说话的或其他的声音产生的作品,不论体现这类作品的物体例如唱片、录音带或其他录音制品的性质如何,但是不包括伴随电影或其他音像作品的各种声音。第102条版权的客体规定:“作者的作品包括如下各类:(7)录音作品。”



法德等大陆法系国家著作权法的规定:
《法国知识产权法典》L.213-1条规定:“发起并负责首次录制一段声音的自然人或法人为录音制作者。”
《德国著作权法》第四节对音响载体制作者的保护规定:“如果音响载体在企业内制作,该企业所有人即被视为制作者。本权利不因复制音响载体而产生。”《俄罗斯联邦著作权和邻接权法》第四条规定:“唱片,即对表演或其他声音的任何纯声音的录制品。唱片制作者,即发起并负责对表演或其他声音进行首次录制的自然人或法人;如无相反证明,以常见的方式在该唱片上和(或者)在装有该唱片的匣盒上指出其姓名或者名称的自然人或法人认定为唱片制作者。”
《意大利版权法》第78条规定:“唱片或类似录音制品的制作者指通过直接录音制成唱片或类似录制品母片的人。”
《日本著作权法》第2条第一款规定:“(五)唱片:指留声机唱片、录音带以及其他声音的媒介体(不包括让声音专和影像同时再生为目的物体)。(六)唱片制作人:指将声音首次录在唱片上的人。”
  
3、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旧)》第六条规定:“著作权法和本实施条例中下列用语的含义是:(二)录音制品,指任何声音的原始录制品;(五)录音制作者,指制作录音制品的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新)》第五条规定:“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中下列用语的含义:(二)录音制品,是指任何对表演的声音和其他声音的录制品;(四)录音制作者,是指录音制品的首次制作人。”
由于我国是《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的成员国,我国在制订新的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时显然是参照了《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第一条的规定。
 
4、录音制品和录音制作者的特征及含义
综合以上国际条约以及世界各国(包括我国)的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录音制品应该具备以下特征:(1)录音制品的内容是纯声音;(2)录制的声音即包括表演的声音也包括其他声音(如鸟叫、雷鸣等);(3)录制的成果表现为是原始录制品(母带),而不是已有录音的复制件。
录音制品的含义应为:对表演的声音或其他声音等一切纯声音的原始录制品。
录音制作者应该具备以下特征:(1)录音制作者是录制录音制品的发起和负责人,即首次制作人;(2)录音制作者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
录音制作者的含义应为:发起并负责首次录制录音制品的自然人或法人。
  
二、录音制作者权的内容
  
1、国际条约的规定
《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的国际公约》第十条规定:“录音制品制作者应当有权授权或禁止直接或间接复制他们的录音制品。”该条约仅仅规定了录音制作者权的复制权。
《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第二条规定:“各缔约国应当保护是其他缔约国国民的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录音制品制作者同意而制作复制品和防止此类复制品的进口,只要任何此种制作或进口的目的是为了公开发行,以及防止公开发行此类复制品。”该条约也仅仅规定了录音制作者权的复制权。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第十四条规定:“对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及广播组织的保护:2.录音制品制作者应享有权利许可或禁止对其作品的直接或间接复制。4.本协议第十一条有关计算机程序之规定(出租权),原则上适用于录音制品制作者,适用于成员域内法所确认的录音制品的任何其他权利持有人。在部长级会议结束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之日,如果某成员已实施了给权利持有人以公平报酬的制度,则可以维持其制度不变,只要在该制度下录音制品的商业性出租不产生实质性损害权利持有人的复制专有权的后果。”该条约规定了录音制作者权的复制权和出租权,与前面两个条约比较,多了出租权。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第三章(录音制品制作者的权利)规定:第11条复制权规定:“录音制品制作者应享有授权以任何方式或形式对其录音制品直接或间接地进行复制的专有权。”第12条发行权规定:“(1)录音制品制作者应享有授权通过销售或其他所有权转让形式向公众提供其录音制品的原件或复制品的专有权。
(2)对于在录音制品的原件或复制品经录音制品制作者授权被首次销售或其他所有权转让之后适用本条第(1)款中权利的用尽所依据的条件(如有此种条件),本条约的任何内容均不得影响缔约各方确定该条件的自由。”第13条出租权规定:“(1)录音制品制作者应享有授权对其录音制品的原件和复制品向公众进行商业性出租的专有权,即使该原件或复制品已由录音制品制作者发行或根据录音制品制作者的授权发行。(2)尽管有本条第(1)款的规定,任何缔约方如在1994年4月15日已有且现仍实行录音制品制作者出租其录音制品的复制品获得合理报酬的制度,只要录音制品的商业性出租没有引起对录音制品制作者复制专有权的严重损害,即可保留这一制度。”第14条提供录音制品的权利规定:“录音制品制作者应享有专有权,以授权通过有线或无线的方式向公众提供其录音制品,使该录音制品可为公众中的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地点和时间获得。”该条约规定了录音制作者权的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到目前为止是规定录音制作者权最为齐全的一个条约。
  
2、世界各国著作权法的规定
《美国版权法》第106条(版权作品的专有权利)规定:“除第107条至118条另有规定外,版权所有者依据本法享有从事和授权从事以下任何一项行为的专有权利:(1)将有版权作品复制成复制件或录音制品;(2)根据有版权作品制作演绎作品;(3)通过出售或所有权转移的其他方式,或者通过出租或出借,向公众发行有版权作品的复制件或录音制品;(4)公开演出有版权的文字作品、音乐作品、戏剧作品和舞蹈作品……。”第114条(录音作品的专有权利的范围)规定:“(a)一部录音作品的版权所有者的专有权利只限于第106条第(1)、(2)、(3)项所规定的权利,不包括第106条第(4)项的任何演出权。”可见,该法规定了录音制作者享有复制权、发行权和出租权。
《法国知识产权法典》L.213-1条第二款规定:“L.214-1条所列之外的任何复制、销售、交换或出租录音制品以供公众之需,或向公众传播录音制品应征得录音制作者的许可。”该法规定了录音制作者享有复制权、发行权和出租权。
《德国著作权法》第四节对音响载体制作者的保护第85条规定:“复制和传播权音响载体制作者有复制和传播音响载体的专有权。”该法规定了录音制作者享有复制权、发行权。
《意大利版权法》第72条规定:“在不妨害本法前一编规定的作者权利的情况下,唱片或类似录音制品的制作者依下列各条规定的期限和条件,享有用任何方式复制其唱片或类似录音制品和将该复制品投放市场的专有权。”该法规定了录音制作者享有复制权、发行权。
《日本著作权法》第三节唱片制作人的权利第96条第一款规定:“唱片制作人,享有复制其唱片的专有权”(复制权)。第97条之二第一款规定:“唱片制作人,享有通过向公众借贷唱片(不包括第8条第(三)项所列的唱片)的复制品、将唱片提供给公众的专有权”(借贷权等)。该法规定了录音制作者享有复制权和出租权。
  
3、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规定
修订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录音录像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并获得报酬的权利。”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录音录像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
修订后的我国著作权法在修订前的我国著作权法的复制发行权的基础上,首先增加了出租权,这是我国为履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按照《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第十四条的规定修改的。另外,虽然我国没有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但由于在修订著作权法之前我国已经出现大量的基于信息网络传播方面的纠纷,故修订后的我国著作权法也参照该条约规定了录音制作者权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4、录音制作者权的内容
综合以上国际条约以及世界各国(包括我国)的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录音制作者权的传统内容包括复制权、发行权和出租权,而信息网络传播权则是录音制作者权的新内容。我国著作权法除规定录音制作者享有复制权、发行权和出租权外,还规定了信息网络传播权,这已经超过了《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的要求。
  

三、录音制品的二次使用问题
  
1、国际条约的规定
《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的国际公约》第十二条规定:“如果某种为商业目的发行的录音制品或者此类录音制品的复制品直接用于广播或者任何向公众的传播,使用者应当支付一笔总的合理的报酬给表演者,或者录音制作者,或者给二者。如有关各方之间没有协议,国内法律可以提出分享这些报酬的条件。”可见,该公约给予了录音制作者在录音制品的二次使用时获得报酬的权利。但是此项规定并非强制性义务,该公约第十六条又规定,任何成员国都可以声明不执行该第十二条的规定。
  
2、世界各国著作权法的规定
《法国知识产权法典》L.214-1条规定:“表演艺术者及录音制作者,在录音制品已因商业目的发表后不得反对该录制品:1)在公共场所直接播放,只要不是在演出中使用;2)广播或有线同步全文播放。使用因商业目的发表的录音制品,不论其在何处录制,应向表演艺术者及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报酬由依本条第1)、2)所列条件使用已因商业目的发表的录音制品的人支付。报酬由表演艺术者及录音制作者对半分配。”
《德国著作权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如果通过音像载体或电台播送可公开感知艺术表演人的表演,应向其支付适当报酬。”第八十六条规定:“如果已出版的录有艺术表演人表演的音响载体被用来公开再现该项表演的,音响载体制作人拥有适当分享艺术表演人根据第七十六条第二款(经允许录制到音像载体上的表演如果已出版,电台可不经表演人许可而播放,但要支付适当报酬)和第七十七条获得报酬的权利。”
《意大利版权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唱片或类似录音制品的制作者对通过播放摄制电影、电视和在公开舞会或任何公共场所营利性使用唱片或类似录音制品,有要求报酬的权利。”
《俄罗斯联邦著作权和邻接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不经商业性出版的唱片制作者和表演者同意,可公开表演唱片、无线电播放唱片或电缆公开传播唱片,但须支付报酬。”
《日本著作权法》第三节唱片制作人的权利(商用唱片的二次使用)第97条之一第一款规定:“广播事业者等使用商用唱片进行广播或有线广播中(不包括接收该广播或有线广播后再进行的广播或有线广播),必须向与该唱片(限于著作邻接权存续期内的第8条第(一)项或第(二)项所规定的唱片)有关的唱片制作人支付二次使用费。”
对照上述各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我们发现上述国家都毫无例外地给予了录音制作者在录音制品的二次使用时获得报酬的权利。
  
3、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规定
修订后的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已经出版的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支付报酬。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第四十五条规定:“电视台播放他人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录像制品,应当取得制片者或者录像制作者许可,并支付报酬;播放他人的录像制品,还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可见,我国著作权法并未赋予录音制作者在录音制品的二次使用时许可他人使用并获得报酬的权利(即便对著作权人而言,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也是法定许可),但却赋予了录像制作者对其录制的录像制品的的二次使用时许可以及获得报酬的权利。录音制品和录像制品作为两个性质相同的产品,法律在赋予录音制作者和录像制作者权利时却如此不对称,让人不解。
  
四、制作录音制品的法定许可(强制许可)

 
1、国际条约的规定
《伯尔尼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公约》第十三条规定:“本联盟每一成员国得就乐曲作者及允许歌词与乐曲一道录音的歌词作者对允许录制上述乐曲及乐曲连同歌词(如有歌词时)的专有权的保留及条件为本国作出规定;但这类保留及条件之效力严格限于对此作出规定的国家范围内,而且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应损害作者获得在没有友好协议情况下由主管当局规定的公正报酬的权利。”
  
2、世界各国著作权法的规定
         1956年《英国著作权法》第12条(6)款曾规定,只要音乐作品已经作者同意而录制成录音制品并已发行,其他录制者即可不经作者许可再行录制,但要向作者付酬。然而,1988年修订后的《英国著作权法》又取消了这种法定许可。
《美国版权法》第115条规定了制作和发行录音制品的强制许可,该条规定:“就非戏剧音乐作品而言,依第106条第(1)项和第(3)项所规定的制作和发行此类作品的录音制品的专有权利应按本条所规定的条件取得强制许可。(a)取得强制许可证与强制许可证的范围(1)凡一部非戏剧音乐作品的录音制品,经版权所有者授权已在美国向公众发行,任何遵守本条规定的其他人均可获得制作与发行该作品录音制品的强制许可证。只有其制作录音制品的基本目的为将录音制品向公众发行供私人使用的人,方可获得强制许可证。除下列情况外,不得为制作这样的录音制品,即复制他人录制的录音作品而取得使用该作品的强制许可证:(i)此录音作品是合法录制的;而且(ii)制作该录音制品是经该录音作品的版权所有者授权,或者如果该录音作品在1972年2月15日之前录音是经过依据该音乐作品版权所有者的明示许可或依据在录音作品中使用该作品的有效的强制许可证而录音的人授权的。”《美国版权法》第116条规定了通过自动点唱机的方式公开演奏非戏剧音乐作品的强制许可,该条规定:“自动点唱机的经营人通过提出申请,将证明张贴在点唱机上:支付(b)款规定的版税,就可以取得使用自动点唱机公开演奏该作品的强制许可证。”
《德国著作权法》第61条(制作音响载体的强制许可证)规定:“如果音响载体制作者被授与为营业目的将音乐著作转移到音响载体上并将载体复制与传播的用益权,著作人在著作出版后有义务向在本法适用范围内拥有主公司或住所的任何其他音响载体制作者以适当条件授予同样内容的用益权;如果上述用益权经允许由一家实施机构实施或者该著作已不再符合著作人的信念因此不能要求继续使用并且基于此原因著作人已收回现有的用益权,本条则不适用。著作人无义务允许将著作用以制作电影。”
《日本著作权法》第69条规定:“商用唱片首次在国内销售并自销售日起满3年后,欲获得著作权所有者许可将该商用唱片上的音乐著作物录制成其它商用唱片的人,同该著作权所有者就录音许可提出协商请求,但未达成协议或不能协商时,经文化厅长官裁决、并向著作权所有者支付文化厅长官规定的相当于经常使用费数额的补偿金后,可进行该录音。”
  
3、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规定

        修订前的我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使用他人已发表的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修订后的我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录音制作者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
        由于《伯尔尼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公约》(第十三条)允许成员国对著作权人的录音权实行非自愿许可制度。故我国在修订著作权法时,仍然保留了录音权的法定许可制度,但对法定许可的条件作了更严格的限制。即把“使用他人已发表的作品制作录音制品”,修改为“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按照修订后的著作权法的规定,制作录音制品的法定许可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法定许可的作品种类仅限于音乐作品,第二,上述音乐作品也仅限于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这两个条件与西方诸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是相似的。但与西方诸国著作权法关于制作录音制品法定许可(强制许可)的规定不同的是,我国著作权法允许著作权人保留,即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如果著作权人在授权首家录制者进行录制后果真行使这样的保留权,那就有可能会出现录音制品首家录制者垄断市场的现象。而如果著作权人普遍行使保留权的话(对优秀的著作权人,有实力的首家录制者若加倍付酬完全可以让其行使保留权),那么我国著作权法本条法定许可规定的价值无疑要大打折扣,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其他录制者在首家录制者录制后,通过普通许可也可以获得音乐作品的录制权。
  
五、录音制作者权的保护期限
  
1、国际条约的规定
         《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的国际公约》第十四条规定:“本公约所给予的保护期限至少应当为二十年,其计算始于:(甲)对录音制品和录制在录音制品上的节目——录制年份的年底。”
        《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第四条规定:“给予保护的期限应当由各缔约国国内法律规定。但是,如果国内法律规定一具体保护期,此保护期不应短于自录音制品载有的声音首次被固定之年年底起,或从录音制品首次出版之年年底起二十年。”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第十四条(对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及广播组织的保护)规定:“依照本协议而使表演者及录音制品制作者享有的保护期至少应当自有关的固定或表演发生之年年终延续到第50年年终。”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第十七条(保护期)规定:“(2)依本条约授予录音制品制作者的保护期,应自该录音制品发行之年年终算起,至少持续到50年期满为止;或如果录音制品自录制完成起50年内未被发行,则保护期应自录制完成之年年终起至少持续50年。”
  
2、世界各国著作权法的规
        《英国著作权法》13条规定:“(1)录音或影片之版权终止于——(a)自作品制作之日历年底起算的50年期满,或者(b)如果作品在此期限经了之前发行,则自发行之日历年底起算的50年期满。(2)下列情况出现时即构成录音或影片之“发行”——(a)首次出版、广播或被收入电缆节目服务,或者(b)关系到影片或影片声轨时,影片之首次公开放映;但在确定作品是否已发行时,不应将任何非法行为考虑在内。《美国版权法》的版权期限分为1978年1月1日或以后创作的作品的版权期限(第302条)、1978年1月1日以前创作但未出版或取得版权的作品的版权期限(第303条)以及现存版权的版权期限版权期限(第304条)。其版权期限计算的基本原则是作者有生之年及其死后50年,但各时期作品的版权期限计算方法复杂。终止日期均截至到应到期的日历年年底(第305条)。
        《法国知识产权法典》L.211-4条规定:“本编财产权的有效期限自下列各事件发生次年1月1日起为50年:——录音制品制作者首次固定一段声音,及录像制品制作者首次固定有伴音或无伴音的已组画面;但是,在前三款规定期间内将固定的表演、录音、录像向公众传播的,艺术表演者或录音录像制作者的财产权则在该传播的次年1月1日起50年后到期。”
        《德国著作权法》第85条规定:“(2)本权利自出版音响载体起25年后消灭,如果音响载体在此期间未被出版,本权利自制作起25年后消失。本期限按照第69条规定计算。”第69条规定:“本节之期限自决定性事件发生之年年底开始计算。”
        《意大利版权法》第75条规定:“本章规定的权利的期限为30年,自依第77条规定交存样品之日起计算,并不得超过自唱片或类似录音制品母片制成之日起的40年。”
        《日本著作权法》第101条规定:“著作邻接权的存续期限,从下列各项规定的时间开始,至各该项行为完成之日的翌年起计算满20年时届满。(二)关于唱片:首次固定了声音时。”
  
3、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规定
        修订前的我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该权利(指录音制作者权)的保护期为五十年,截止于该制品首次出版后第五十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修订后的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权利的保护期(指录音制作者权)为五十年,截止于该制品首次制作完成后第五十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修订前的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录音制作者权的保护期从录音录像制品“首次出版”后起算;修订后的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保护期从录音录像制品“首次制作完成”后起算,起算点不同,保护时间的长短也就不同,因为大部分录音制作者一般在制作完成后紧接着出版,以实现录音制品的价值,但我们也不能排除制作完成后隔很长时间出版或者根本不出版的情况。我国著作权法如此修订,显然是根据《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的规定,这两个国际公约实际上都是以制作完成作为起算点的,而我国正是这两个国际公约的成员国。另外,如果以首次出版作为起算点,则有可能出现录音录像制品保护期长于作品保护期的情况,录音制作者权作为邻接于著作权的一项权利,其超越著作权的保护期限显然不合理。

我国录音制作者权保护的司法实践情况简介
  
1、侵犯录音制作者复制发行权的情况
  唱片公司通过起诉音像出版社、光盘生产厂家和零售终端打击盗版光盘的出版发行、复制、零售诸环节的案例较多,详见我的另一篇文章《音像制品侵权案件诉讼研究》。
  
2、侵犯录音制作者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情况
(1)sp未经许可非法提供彩铃下载
        主要案例有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诉北京万讯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侵权案、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诉北京空中信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侵权案等。
(2)网站未经许可非法提供mp3下载
        主要案例有环球唱片有限公司与被告青岛捷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侵权案、正东唱片有限公司诉北京世纪悦博科技有限公司侵权案、上海步升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侵权案等,在上述案例中,唱片公司均获得胜诉。
(3)网站未经许可利用p2p软件非法提供mp3下载
        主要案例有上海步升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北京飞行网音乐软件开发有限公司案,这是全国首例P2P侵权案,目前该案尚未判决。
  
3、实施制作录音制品法定许可引发的侵权情况
(1)词曲著作权人起诉的情况
主要案例有陈涛诉沙宝亮和北京现代力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侵权案,原告胜诉。
(2)首次录音制作者起诉的情况
主要案例有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诉广东飞乐影视制品有限公司和九洲音像出版公司侵权案,原告胜诉。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要以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律师,企业法律顾问为主要服务领域的北京律师团队,旨在努力打造专业化,品牌化北京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30-9918
 
 
 
     
站内导航
浩伟概况 律师团队 刑事辩护律师
律师博客 法律法规 影视传媒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北京刑事律师
   关注我们
刑事律师公众号
微信咨询
联系我们
400-630-9918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滨河路27号贵都国际中心A座909室
[email protected]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