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BEIJING HAOWEI LAW FIRM
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制资讯 > 热点观注 > 全文
法制资讯
法制资讯
热点观注
 

山东辱母案二审最终判决书将于本月23日公开宣判

发表日期:2017-6-20
山东辱母案二审最终判决书将于本月23日公开宣判 山东辱母案,经2017年5月份在网络传播后,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事发原因是2016年4月14日,山东源大工贸负责人苏某某及其子于某某,因无法偿还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限制人身自由,并受到侮辱。

案发起因
     山东辱母案,经2017年5月份在网络传播后,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事发原因是2016年4月14日,山东源大工贸负责人苏某某及其子于某某,因无法偿还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限制人身自由,并受到侮辱。于某某看到母亲受到侮辱,怒不可遏,持刀刺伤4人,其中1人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一审判决于某某无期徒刑
    事件发生后,被告人于某某以故意伤害罪,被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7日作出一审判决。于某某无期徒刑,并赔偿受害人相关民事经济损失。宣判后,被告人于某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等人不服,提出上诉。
社会各界反应强烈
    此案被网络报道后,以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为标题的各类消息文章传遍的各类媒体和微信朋友圈。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表了各种不同的看法。也引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重视。
     3月26日上午11时许最高检消息通告指出,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正在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对媒体反映的警察在此案执法过程中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将依法调查处理。

 
二审上诉后主要焦点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受理该案,并于5月27日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这一案件。经庭前会议征得各方意见,这次庭审只审理案件的刑事部分,附带民事部分以不开庭的方式进行审理。
   二审庭审重点围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及各方提交的新证据等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阶段,检察员、上诉人、辩护人、被害人、诉讼代理人均充分发表了意见。法庭辩论结束后,于某某做了最后陈述。
1、围绕于某某“是否构成正当防卫”
    根据昨天山东高院发布的消息,合议庭由山东省高院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吴靖、审判员刘振会、王文兴组成,吴靖担任审判长。庭审现场,辩护各方争论的焦点主要围绕于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展开。其中,辩护人一方认为于某某的行为是正当防卫,没有超出必要限制;检方认为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于某某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被害人杜某某近亲属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被害人郭彦刚的诉讼代理人、被害人严建军的诉讼代理人则认为,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
2、“一审未认定防卫,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检方表示,一审公诉、判决对案件事实的引发原因、激化过程,尤其是杜某某等人不法侵害的事实认定不全面。
2016年4月14日21时53分起,杜某某等8人相继进入接待室继续向苏某某逼债,并先将苏某某、于某某的手机收走,随后,杜某某将烟头弹至苏某某身上,辱骂苏某某,褪下裤子暴露下体左右晃动,最近时距离苏某某约30厘米。后杜某某又向于某某发出“啧啧”唤狗声音进行侮辱,以不还钱还穿耐克鞋为由扒下于某某一只鞋子让苏某某闻,苏某某挡开后,杜某某又扒下于某某另一只鞋子扔掉。杜某某继而扇拍于某某面颊,杜某某及其同伙揪抓于某某头发、按压于某某不准起身。期间,杜某某还以苏某某、于某某本人及其姐姐为对象,进行辱骂,内容污秽。
    检方表示,本案一审公诉、判决对案件实施认定不全面:一是没有认定苏某某、于西明向吴学占、赵荣荣高息借款共计135万元;二是没有认定2016年4月1日、4月13日吴学占、赵荣荣纠集人员违法逼债;三是没有认定4月14日下午赵荣荣等人以盯守、限制离开、扰乱公司秩序等方式向苏某某索债;四是没有认定4月14日晚,杜某某等人实施的强收手机、弹烟头、辱骂、暴露下体、脱鞋捂嘴、扇拍于某某面颊、揪抓头发、限制苏某某和于某某人身自由等具体不法侵害事实。
检方称,一审公诉、判决认定于某某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具有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未认定防卫性质,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案中,于某某的行为具有防卫的性质,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
3、案发前于某某有无被打
    昨天庭审中,焦点问题之一就是案发前,于某某是否遭受了讨债人殴打。辩护人对于某某发问时,于某某称在民警到达前,讨债方“打我头,扇我耳光,有一个人用脚踢我。是杜某某打我耳光的。”并且在公安离开接待室后,讨债人又对其进行殴打。 民警走之后,“我印象中有七八人围着我打,我拿刀之后,对他们说别过来,杜某某说你小子弄死我,我就弄死你。我第一个捅的应该是杜某某。” 基于讨债人的行为,对于造成一死两重伤的后果,于某某认为“这是合理的自卫,不构成犯罪”。 苏某某在出庭作证时,描述了杜某某等人在办公室的行为,其中包括骂于某某,“揪我儿子头发,抠眼睛”。 杜某某的司机郭彦刚在出庭作证时则称,民警走之后,没有人殴打于某某。
     庭审现场,检方在宣读、出示证据阶段称,关于案发当晚讨债人员的不法行为,一审判决作出了概括认定,即杜某某等人对苏某某、于某某二人有侮辱言行。经二审审查,应当增加认定不法行为的具体内容和细节,即讨债人员收走苏某某、于某某二人手机,向苏某某身上弹烟头、暴露下体、扇拍于某某面颊、揪抓于某某头发、按压于某某不准起身,用污秽语言对于某某、苏某某进行辱骂等。
其中,检方播放的执法记录仪视频证实了出警民警到达现场后的处置情况,以及于某某、苏某某欲出接待室被阻拦等事实。检方还播放了于某某捅刺严建军、郭彦刚的视频动图,视频显示于某某在捅刺二人时,并未有人对于某某实施殴打等暴力行为。
4、苏某某是否受讨债人侮辱
在接受检方讯问时,于某某描述了现场苏某某遭受侮辱的情节。 于某某称,“4月14日当天,杜某某用手打我耳光,李某某踢我小腿,杜某某把我的鞋脱下来让我母亲闻,贴到我母亲脸了,脱了两只鞋。还有杜某某脱裤子,对着我和母亲、马某某露下体,主要对着我妈,因为他离我妈最近。他当时就对着我们四人来回转身子,离我妈距离20-30厘米,没有碰到。杜某某还辱骂我们家所有女性。杜某某还向苏某某的肩部弹烟头。”
    苏某某在出庭作证时也提到,吃完饭后讨债的人就全部进入办公室,其中杜某某坐在苏某某北边,进来以后就开始骂。然后他就脱下他的裤子把大腿露出,生殖器都露出来了,靠近其右胳膊。 证人杜某某出庭作证,在接受检察员发问时他承认,案发当晚民警到达前,接待室内有人对苏某某母子进行言语侮辱。他还称,杜某某脱裤子前后没多长时间,很快就把裤子提起来了。
最终二审判决本月23日揭晓
    庭审结束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6月19日下午发布公告,上诉人于某某故意伤害一案将于23日公开宣判。告称,该院定于2017年6月23日9时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2审判庭公开宣判上诉人于某某故意伤害一案。这起轰动全部各界的案件很快将有最终的判决结果,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于某某在其母亲受辱后,是否应该出手?其出手的行为符合情理,法理?我们拭目以待。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要以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律师,企业法律顾问为主要服务领域的北京律师团队,旨在努力打造专业化,品牌化北京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30-9918
 
 
 
     
站内导航
浩伟概况 律师团队 刑事辩护律师
律师博客 法律法规 影视传媒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北京刑事律师
   关注我们
刑事律师公众号
微信咨询
联系我们
400-630-9918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滨河路27号贵都国际中心A座909室
[email protected]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