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BEIJING HAOWEI LAW FIRM

北京企业法律顾问律师咨询-知识产权出资的方式

发表日期:2015-12-29
北京企业法律顾问律师咨询-知识产权出资的方式 一般来说,知识产权的权利人要实现其经济价值,一般有两种途径可以选择,第一种是自己直接运用知识产权进行生产创造经济价值,第二种是通过知识产权转让或许可他人实施的途径来获得经济收益。以知识产权作为出资

北京企业法律顾问律师咨询-知识产权出资的方式

        一般来说,知识产权的权利人要实现其经济价值,一般有两种途径可以选择,第一种是自己直接运用知识产权进行生产创造经济价值,第二种是通过知识产权转让或许可他人实施的途径来获得经济收益。以知识产权作为出资,投资入股公司就属于第二种实现途径。一般来说,知识产权权利人出资方式包括“知识产权转让”和“使用许可”这两种,前者的出资方式是知识产权所有权,后者的出资方式则是知识产权用益权。

一、知识产权转让方式

        知识产权权利人选择以知识产权转让方式向公司出资,完全符合公司法股基本原理,因为“转让”就意味着永久性转移,转让完成后,该知识产权的所有者便是公司,因此,该知识产权便可作为公司承担亏损和风险的资本担保,也能作为划分股东权益的标准之一。根据《公司法》的要求,以知识产权等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权利人应向所投资企业办理知识产权所有权的转移手续,向所投资企业提交该项知识产权的技术文件资料和权属文件等。

二、使用许可方式

若权利人希望以知识产权用益权作为出资,则需要通过使用许可方式,以使用许可权作为出资。但对于此种方式,理论界颇有争议。反对者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其一,认为使用许可权不具有公司债的担保功能。依照公司法原理,公司应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包括公司资本在内的所有公司法人财产应当构成公司债务的担保。惟有独立性的财产权方有此功能。知识产权专有权具有独立性自不待言,而使用许可权则不具有独立性,因而不能作为一种出资形式,否则必然会致使债权人债权保障目的落空。

其二,认为惟有知识产权专有权才可依法“办理转移手续”,知识产权中的使用许可权不可出资。我国《公司法》规定,以知识产权等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惟有知识产权专有权才可依法“办理转移手续”,使用权的转让是没有必要办理转移手续的。因而可以说知识产权的出资行为,其法律性质就是知识产权的转让行为。

其三,认为仅将知识产权中的使用许可权资本化,在出资人和公司之间只形成合同关系,并无实质上的股东与公司的关系,违反公平原则。专利权人以自己的专利使用权出资,名义上是股东,实际上与公司是债权债务关系,一旦专利使用权人消灭,专利使用权自然回归专利权人,因此,在专利使用权被投资公司破产或解散等进入清算时,专利使用权无法成为清算财产,这既对公司债权人以及其他股东不利,也意味着以专利使用权入股的股东抽回了股本,与公平原则相违背。

其四,认为知识产权中的使用许可权的价值具有不确定性,以此出资会带来诸多问题。专利权人可以与他人签订多个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若授予的专利许可数量过多,则有可能使专利使用权价值下降,从而实际减少了股东的出资,影响了公司注册资本的维持性和不变性原则,所以也不符合公司法要求的出资方式的条件。如果允许专利实施权入股则可能形成同一专利的实施权在不同企业多次入股的情形。

而持肯定意见的学者则认为使用许可权可以作为出资方式,其理由如下:

其一,
从资本的本质上讲,资本最主要的属性是可经营性、价值的增值性,知识产权出资本质是一种权利出资,新设公司需要占有的是使用技术成果的权利而非技术成果本身,得到知识产权专有权或者使用许可权都可以达到此目的。

其二,认为知识产权的使用许可权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可转让性,因而可作为出资方式物。

其三,知识产权的使用许可权资本化更加切合实际,更符合公司等企业“低投入,高产出”的经营理念。知识产权专有权转让费用一般高于使用许可权的转让费用,而在某些情况下,使用许可权的取得即能满足公司生产经营的需要,此时如果花费更多的费用取得专有权的转让,实质上等同于资源的浪费,与过高的法定资本制相同。

        笔者认为,使用许可权应当被允许作为出资方式。首先,目前《公司法》的立法理念已经从公司资本信用向资产信用进行了转移,因而对公司注册资本的担保功能加以弱化,凸显其经营功能。这从资本认缴制度的转变便可见一斑。事实上,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是一个静态的衡量,而公司的资产则是一个动态的变量。而对公司债权人利益和社会交易安全的保护,依赖的应该是公司的动态资产,而不是静态的注册资本。因此,在讨论知识产权的使用许可权能否作为出资,主要考虑的不应是其对债权人的担保功能,而在于其对于公司业务发展的经营功能。而就资本的经营功能而言,显然只有公司及其股东才最了解何种出资是公司所需,因而只要股东同意,任何具有经营价值的东西都可以成为出资的标的。知识产权使用许可权在这方面具有显而易见的经营性。此外,从法律规定来看,用益权早已被允许为出资方式。在大多数国家,地役权、采矿权甚至承包租赁权等用益物权,都可以作为出资方式。我国公司法以及外商投资企业法等都在列举出资方式基础上,还规定可以用“其他财产权利”出资。其主要包括:国有企业经营权、国有自然资源的使用经营权、公民或集体组织的承包经营权、公司股份或其他形式的权益。因而,作为用益权的一种类型,知识产权的使用许可权理所应当可以作为出资方式。

        在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设立过程中,对于外国权利人的知识产权出资方式,目前主要依据《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合营各方按照合营合同的规定向合营企业认缴的出资,必须是合营者自己所有的现金、自己所有并且未设立任何担保物权的实物、工业产权、专有技术等。凡是以实物、工业产权、专有技术作价出资的,出资者应当出具拥有所有权和处置权的有效证明。”根据该条规定,知识产权转让方式显然是可行的,但以使用许可方式出资未必可行。从该条第一款的用语来看,作为出资的工业产权、专有技术必须是由投资者所有,这就使得以用益权出资不具有可能性。然而,该项规定是在1988年颁布,距今已有20余年,笔者认为,相关内容已很难适应今天的经济发展现状,同时也和《公司法》最新的立法理念并不一致,因此,笔者认为,应对其进行必要修改,在满足一定条件的基础上,允许知识产权权利人以其专有技术使用权向企业出资:

第一,权利人必须对相关工业产权、专有技术拥有所有权,且未在该专有技术上设定任何其他权利。权利人应当提交该工业产权的有关资料,包括专利证书或者商标注册证书的复印件、有效状况及其技术特性、实用价值等。若是以专有技术使用许可权出资,则应提供其享有该权利的证明文件。

第二,该工业产权或专有技术需具备先进性和显著性。

第三,权利人以工业产权或专有技术的使用许可权作价入股,其许可使用年限应当不少于所投资公司的经营期限。

第四,对拟出资的工业产权或专有技术的使用许可权,需由权威的资产评估公司进行价值评估,并出具公司登记机关认可的评估报告。投资各方应当通过协议方式或共同委托第三方评估该使用许可权的价值,确定该使用许可权的价格。

第五,外国投资者以专有技术使用权作价入股,应当给予合资企业排他或独占性的许可使用权。由于知识产权的使用许可权的价值具有不确定性,而我国《公司法》要求公司的注册资本应当维持不变。因此,权利人给予合资企业的许可使用权应当属于排他或独占性的许可使用权,而非普通的许可使用权。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要以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律师,企业法律顾问为主要服务领域的北京律师团队,旨在努力打造专业化,品牌化北京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30-9918
 
 
 
     
站内导航
浩伟概况 律师团队 刑事辩护律师
律师博客 法律法规 影视传媒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北京刑事律师
   关注我们
刑事律师公众号
微信咨询
联系我们
400-630-9918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滨河路27号贵都国际中心A座909室
[email protected]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