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
BEIJING HAOWEI LAW FIRM
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北京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 全文
业务领域

北京公司法律顾问律师咨询-股东的监督作用及其完善(二)

发表日期:2014-9-4
北京公司法律顾问律师咨询-股东的监督作用及其完善(二)完善公司监督制度的目的一方面为维护公司正常的经营与发展,另一方面是为了确保公司及股东以及其他利害相关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依照一股一权、股东平等的原则,中小股东应该同大股东享有同样的权利。
北京公司法律顾问律师咨询-股东的监督作用及其完善(二)  

三、股东监督权行使中存在的问题 

(一)大股东的监督及资本多数决的滥用 
        股东在公司监督体制中的地位因各个股东对公司的实际控制程度不同而有着较大的差别。从大股东的角度来看,由于在公司中投入的资本数额较大,承担的投资风险也比较高,因此他们往往更希望经营者依照自己的意思管理、经营公司。为此,他们会积极地利用表决权优势或者直接进入公司管理层,或者选出代表自己意思的董事、监事。另外,为确保投资利益的实现,即使他们不直接参与公司经营,也还会随时关注公司的经营状况,考察董事、监事的业务能力,并采取各种方式阻止公司经营中违反法律或公司章程行为的发生。总而言之,法律及公司章程赋予股东的监督权,在大股东身上都可以得到充分的体现。凡事都有两面,作为股东,大股东积极有效地行使对公司的监督权固然对限制董事会的权力扩张,实现股东大会与董事会的权力制衡,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大股东对公司经营干预过多,不仅会导致经营权独立性的降低,也可能导致公司向大股东利益倾斜,进而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现代公司中,控股股东控制、操纵公司的现象十分普遍,他们不仅对一个公司的经营管理或方针政策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而且该影响力可以决定一个公司的董事会的选任,决定公司的财务和经营管理活动,甚至使该公司成为某种特定目的的工具。另外,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为确保公司董事及监事能依照自己的意志运营公司,大股东不仅要控制董事会、监事会,同时还可以通过其所控制的董事会将自己的意志变成事先拟好的股东大会议案,在股东大会上利用其所拥有的多数表决权通过各项议案,客观上剥夺了中小股东的发言权,使股东大会变成了一些大股东姿意横行的“天堂”。从这个意义上看,大股东行使监督权的目的实际上将其作为自己对公司的经营管理直接或者间接地进行控制的手段。 



(二)中小股东的监督及其问题 
        完善公司监督制度的目的一方面为维护公司正常的经营与发展,另一方面是为了确保公司及股东以及其他利害相关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依照一股一权、股东平等的原则,中小股东应该同大股东享有同样的权利。但是,在“内部人控制”十分显著的现代公司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小股东很难像大股东那样利用表决权的优势实现对其自身利益的保护。实践中,中小股东的监督作用并没有得到很好地体现。 

阻碍中小股东有效地发挥监督作用的原因很多,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中小股东自身的特点决定了他们更希望采用“搭便车”方式参与公司的内部事务。根据股东购买股票的动机,可以将中小股东分为投资股东和投机股东两类。对于投资股东来说,他们所关心的是能否定期从公司分配到固定的红利,只要满足了这个要求,他们便会对出席股东大会、参与、监督公司经营等事项漠不关心;而对于投机股东来说,公司经营的好坏对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司股票的涨跌,以使他们可以从中获取投机利益。另外,股东参加股东大会行使表决权,或是行使查阅权、诉讼权,需要支付一定的交通费、伙食费等各种费用,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如果我们将这些支出认作是监督成本的话,它显然与中小股东个人实际获得的利益是不成比例的。因此,中小股东不仅对监督的需要远远低于大股东,而且坐享其成的心态也导致他们越来越忽视或放弃自己的股东权利。 

2、在股份大众化、分散化的现代股份公司中,资本多数决的原则导致了中小股东在公司中始终处于一种弱势地位,很难充分发挥其对公司的经营监督权。在董事、监事的任免方面,股权平等,资本多数决的原则使得小股东只能看着大股东顺理成章地选举出代表他们意志的人选。即使有些国家公司法允许公司采用累积投票制度,但这也只不过是在公司董事会或监事会中安插一两名可以代表中小股东利益的成员,根本不足以对董事会决议的结果产生直接的影响,也无法动摇大股东对公司的控制地位。而对于那些公司的重大决议,由于各个股东所持有的表决权比较分散,因此在股东大会上也无法与大股东相抗衡。这也导致了中小股东的权利无法得到真正的行使,其利益也无法通过股东大会获得真实的保障。 

3、法律对中小股东权益的保护力度不够,也严重打击了中小股东参与、监督公司经营的积极性。如上所述,我国公司法虽然规定了股东享有查阅公司章程、股东大会会议记录和财务会计报告的权利,也规定了股东可以对公司的经营提出建议或者质询。但是,当股东在行使上述权利时受到公司经营者的阻挠,或者合理的建议不被采纳时,公司法缺少相应的救济措施。无疑,对于股东通过行使监督权所发现的公司经营中的问题,提交股东大会讨论表决是一项有力的措施。但是,依照现行公司法的规定,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才可以请求董事会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在股份大众化、分散化的现象十分突出的现代公司,10%的持股比例显然过于严格,排斥了大多数中小股东行使此项权利的机会。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当少数股东已行使召集请求权,董事会仍拒不召集股东会,又该作何处理?股东是否有权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依照《日本商法》第237条第2款的规定,股东提出召集股东大会的请求后,公司不立即进行召集程序,或者在6周内不通知召开的,提出请求的股东可以在得到法院许可后自行召集;德国《股份公司法》第 122条也规定了在此种情况下,法院可以授权给提出要求的股东们,召集大会或公布议题,而且召集费用由公司承担。反观我国公司立法和司法实践,对股东是否享有股东大会自行召集权并无相应的规定,这不能不说是立法中的一大缺憾,也导致少数股东的召集请求权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4、对于董事会及大股东的违法行为以及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公司法缺乏有效的责任追究机制,集中表现在股东诉讼制度的不完善。公司法明确规定董事的义务和责任,其目的是对日益扩大的董事会的权力形成合理的制约。但是,如果没有一套健全的责任追究机制,董事的责任制度只能成为一句空话。对于董事违反注意义务和忠实义务,给公司造成了损失,作为权利主体,公司固然可以直接追究行为者的民事赔偿责任。但是,在所有与经营分离的现代公司,董事会逐渐成为公司的权力中心。加之董事会内部官官相护,监事会自身缺乏独立性。因此,很难期待公司直接提起追究董事责任的诉讼。我国《公司法》第111条虽然规定:“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违反法律、规,侵犯股东合法权益的,股东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要求停止该违法行为和侵害行为的诉讼”。但是,这种诉讼只能使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停止违法或侵害行为,对已经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却无法起到补救的作用。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要以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律师,企业法律顾问为主要服务领域的北京律师团队,旨在努力打造专业化,品牌化北京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30-9918
 
 
 
     
站内导航
浩伟概况 律师团队 刑事辩护律师
律师博客 法律法规 影视传媒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北京刑事律师
   关注我们
刑事律师公众号
微信咨询
联系我们
400-630-9918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滨河路27号贵都国际中心A座909室
[email protected]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